森罗niko

三心二意的老咸鱼,磨练文笔中,
挖坑积极填坑去世。

深夜脑洞,我今天就不睡觉了!
【不不不不是正文啊,就是脑子里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我在脑子里已经反复去世很多次了)其实不是特意要写虐啊!主要是官方的糖让我觉得糖这部分我真的没什么可以努力的了,结果偶然看到一个虐梗突然兴奋并且熬夜码字,其实大天使被虐的脑洞我也想过,然而作为大天使毒唯的我实在是忍不了大天使受委屈于是罢了(危险发言)总之就这样,真的真的是非常支离破碎的脑洞,请不要吐槽我QWQ】
灵感来自这条微博x

ooc预警!!!!!!!!

        “凛的蝶泳真的很厉害。”
        “哈哈,遥真的很喜欢凛啊。”
         又来了。
         又是这张满不在意的脸。
        嘴上说着最喜欢我了,实际上你根本不在乎我怎么样吧。
        喂,回答我啊!
        “怎么了,遥。”
        “没什么,回去吧。”
        “嗯。”
        眼前的人还是那张温柔的脸,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动摇。
        他橄榄石一般眼眸注视着我,眼里仿佛只倒映着我一人,但是只有我知道,他注视的人不是我,是他的从小到大的朋友“七濑遥”。
        他对身为朋友的七濑遥倾尽了所有关心,照顾,体贴,除此之外再多一分也没有。
        他给不了我想要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脏的地方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攥住一般,胃部也传来阵阵压迫感,像是要窒息一般。
        要吐了。
        我和我的青梅竹马橘真琴的故事,是这个世界上最烂俗最让人作呕的三流剧本。

         第一次察觉到这件事情,是在高一的(大概就是凛回来的时候)(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要安排在凛出现的时候还是真琴和kiss走得近的时候)

        “凛真的很喜欢遥呢。”真琴还是笑着说,眼里是不变的温柔。
        真琴的眼睛像(某个)海,永远风平浪静,偶尔有海豚浮出水面,偶尔有三两小船经过,却从来不会刮起风暴。(后来在第二季遥迷茫的时候刮了,不过还是为了会游泳的七濑遥)
        心脏传来一阵不规则的跳动。
        为什么会不在乎呢
        那时候我察觉到了,真琴眼里倒映着的人,不是我。
        我看着他眼里的自己,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我也曾误以为真琴和我抱着同样的感情,只是彼此心照不宣,当我对接近真琴的人产生莫名敌意的时候我才明白,真琴和我是不一样的,他从来,也永远不会因为我和别人的过分亲密难受。
         他不会吃醋。
         不,或许连朋友都不如。朋友也是会吃醋的,可是他从来不会。或许是在他眼里,七濑遥太好了,好到不能被一个人拥有,七濑遥的身边就应该有一群人围着他,仰慕他憧憬他和他结下羁绊。
        我厌恶那个真琴眼里的自己。

“遥还真是没了水就活不下去啊。”
不是的,只有七濑遥没了水才活不下去。
“我想要遥在更多人面前游泳!”
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这么说,我游泳只是因为喜欢游,我不是为了谁而游泳的。
“其实我……”
为什么要放手,因为听到我不想游泳了吗,balabala(妈耶好娘哦你、ooc警告)

(:b没有把喜欢游泳的遥和喜欢真琴的遥分开的意思,遥喜欢游泳也喜欢真琴,希望真琴也能喜欢他,但是真琴一直严格站在朋友圈里,而且真琴喜欢的是游泳的遥,遥看的很清楚所以痛苦,因为就算是游泳的遥,得到的也是真琴点到即止的友谊,而失去了游泳的遥就真的一无所有了,遥本身就是感情很内敛的人,我就想写写他没有表露在脸上的那部分感情,就像压抑了很久的火山,不是冰山是火山![欧鲁迈特语气←忽略这个乱入]总之就这样)

妈耶我果然是大天使毒唯(¦3[▓▓]

魔女与狼【五】

❤诈尸更新

       距离捡到小怪物已经过了......过了多久呢。原谅我没有记日子的习惯,自从我搬进这片森林,时间对于我就失去了意义。只记得天上的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湖边的候鸟来了又走,走了......还没来。
       这么一算,约莫就是一两年吧。
       期间萝拉来了好几次,这个学术狂居然弄了一个册子专门用来记录小怪物的成长,不仅如此,萝拉还在册子上加了好几道高级加密魔法,连我都不让看。
       明明是我家养的小怪物,啧。
       说起来,村子里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家多了个孩子,现在来交换药剂的人都会面带诡异的微笑,在物资里多塞一点小孩子的衣服玩具什么的,现在的人类都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吗?
       不过送的东西勉强还能用吧,我也懒得回绝,暂时就这样吧。
       现在的小怪物比起刚来的时候体型大了不少,也胖了不少,移动的时候就像一个滚动的肉球。他的牙比起普通的人类幼崽要尖不少,长出的时间也要早很多——这是罗莎说的,不要误会,我可没有见过人类幼崽。
       其他的地方变化不大,除了小怪物的手。
       一开始小怪物的手就像是普通的狼爪,类似狼毛的灰色毛发覆盖了他的小臂和手背,手掌上还有软软的肉垫。现在覆盖到小臂的浓密毛发渐渐变稀疏,露出底下光滑的皮肤,手指也变细变长,形状开始接近人类的手;小怪物手掌上的肉垫也慢慢消失了,虽然离灵活抓取物品还有一些距离,但能做的动作比起以前的狼爪已经多上不少了。
       比如以前他只能爬到我的脚边,顶多用手搭上椅子,肯定不能上来打扰我工作,现在已经能顺利抓着椅子爬到我的腿上,甚至对我的坩埚动手动脚。
       当然仅仅是这样还好,最让我难受的是,自从小怪物手上的肉垫消失,我就再也没有捏过肉垫。虽说黑猫是魔女的标配,但是总有一两个魔女猫毛过敏吧。
       不要感到惊讶,这是很正常的生理现象,没什么可羞耻的,魔女也会生病,只是不轻易生病,不然魔女怎么会创造药剂学。只可惜我潜心研究草药学百年,也没发现能治猫毛过敏的药剂。
       当然我并不是想养猫什么的,这只是正常的对未知生物的好奇心而已,对,学术方面的好奇心,我对猫能够悄无声息的落地这点非常的好奇,我敢断定,这一切都是因为猫爪上的肉垫。这些小小的肉块居然能发挥这么大的用途,实在是神奇。
       锅里的药剂差不多要好了,我站了起来,突然想起昨天萝拉好像传了一封信说今天要过来一趟,看看天色差不多也该到了。
       果然,在我装完最后一滴药剂之后,门口的报信兰响了。

诶嘿嘿
广东dp

魔女与狼【三】

❤今天的段落有点长,为了方便观看我就每段空了一行。

上次发现小怪物能吃肉之后,没过多久,萝拉就抱着厚厚的一大堆资料来我家敲门。

进屋之后,萝拉把带来的资料随手一放,然后又从魔法空间里取出一叠羊皮纸——她喜欢把重要的东西放在魔法空间——上面用花体这些“调查报告”四个大字,又从袖子里掏出取出眼镜戴上,开始宣读她的调查报告。

“阿沙兰,回去之后我仔细地查找了我家所有的人类学书籍,根据这些资料显示,”萝拉在这里停顿了一下,“你家的——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莱特。”我往坩埚里添了两勺月光草粉末,用眼神示意给莱特喂肉糊的小精灵动作不要停。

“你家的莱特,现在年龄应该在八到十个月左右。”接着她开始念为了得出这个结论所查阅的一切文献资料,后面跟着一大堆人名书名。

我耐心地听她读完,“……所以?”

“人类的小孩一般六个月左右就可以吃辅食了——就是奶以外的食物,”萝拉扶着眼镜,手上的羊皮纸又刷刷刷翻过几页,“再加上莱特是稀有的人狼混血,虽然没有确切的资料支持,但是结合调查到的资料和我的知识,所以,我推断,莱特可以吃肉。”

“哦这个我知道,而且我还知道他的牙很利。”

“这个倒是新资料,”萝拉头也不抬,直接拿出羽毛笔开始记笔记,“几颗。”

“八颗。”

“这个和资料上记载的差不多,天哪阿沙兰,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萝拉终于肯抬头看我了。

“因为这个小怪物刚才咬我了!”我举起受伤的手,上面明晃晃八个牙印,还在往外渗血。

我们把萝拉没有看到的画面倒放一下,对,停下,就从我用眼神示意小精灵给狼崽子喂肉糊开始。

这里有必要提一下,这只小精灵是萝拉的狂热粉丝,日常是从我这里旷工悄咪咪飞过一个镇视奸萝拉写论文和参加萝拉开的每一场学术发表会。

所以面对眼前这番可以称之为萝拉私人发表会的情形,小精灵不可避免地走神了。

走神的后果就是,本该放进小怪物嘴里的肉糊,喂到了小怪物脸上。

这时候我本该帮小怪物擦脸然后把肉糊喂完,但是我坩埚里的药正进行到关键的环节,等我完成这一环节的时候小怪物已经不在他本该待的地方了——他见我没有理他,认真思考了一会之后用小精灵——他居然抓住了我的小精灵——擦干了脸上的肉糊,然后滚下餐椅,借着萝拉放在地上的书一路跋山涉水来到我的手边,就为了咬我一口。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因为——。

“……好吧阿沙兰,虽然我可能不应该说的……你需要喝狂犬药剂吗,我带了几瓶。”萝拉又开始掏袖子了。

“谢谢,我前几天刚喝了一瓶。”因为前两天,这个小怪物用同样的方式,表达了他对我给他换衣服换到一半跑去处理药材的强烈不满!

好了,看来今天我不仅要处理药剂订单,还要给小怪物洗澡换衣服重新喂肉糊,安慰一身黏巴巴肉泥的小精灵,从萝拉带来的书里挑基本育儿手册,再给自己准备几瓶以后肯定用的上的创伤药和狂犬药剂。

而造成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还坐在我旁边吃手手,没擦干净的肉糊还黏在嘴边。

然后他抱着我的长袍打了个滚,口水和肉糊全部蹭到了我的长袍上。

这下好了他的脸干净了……我的长袍也要洗了。

今天!真是!太充实了!

魔女与狼崽子【二】

❤修正了魔女的姓,芭蒂娜听起来太女性化了XD改成了巴蒂那

它的哭声不像普通的婴儿,更加类似于狼嚎,不过也不完全是,总之比平常的婴儿哭更加让人难以忍受。就这么一会,我的脑子就像被人塞进了一把刺草一样疼到难以忍受。
我本打算等它哭累了再把他抱进屋,然而一刻钟过去了,我早饭都吃完了,这个孩子的哭声还是那么健壮有力。
天哪,我怀疑它不仅把身体里所以的水分都流了出来,甚至还透支了一部分。
不行。
再不做点什么,这个狼崽子没哭累,我的精神就要先一步崩溃了,没看见我养的小精灵已经晕倒了几个吗!
最后在付出了一瓶安慰药剂两颗剑玉草以及手上三道抓痕的代价之后,这个小狼崽子终于安静下来了。
经过我的脑内关于人类婴儿方面的贫瘠知识比对,我分析它饿了。
但是婴儿吃什么呢?
我陷入了沉思。
由于大部分魔女都没有婴儿时期且没有当母亲的经验,当然我本身对这方面的知识也没有半分兴趣,博大精深的草药和药剂学值得我奉献我的一生,所以我没有一丝一毫的精力分给草药学以外的东西。
简而言之,我不会带孩子。
但是我知道谁有这方面的知识。
半个小时后——
“原来如此,人狼吗,真是麻烦,”萝拉看过了小狼崽子之后,推了推眼镜说道,“不过很遗憾,我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
萝拉是住在附近镇子上的魔女,对书本和知识有些出乎寻常的渴望,可以说她是我认识的最博学的魔女,她的家与其说是房子,不如说是图书馆,里面堆积了成千上万本书,就算是这样她依旧不满足,常常出门寻找新的书籍,导致家里的书越来越多。为了有序放置这些书,萝拉的家也越来越大,上次为了一本珍贵的药剂师手札,我在萝拉家里找了整整三天,最终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这本书。
日新月异的知识,日新月异的我——是萝拉的座右铭。
“但是书上的经验告诉我应该喂母乳,如果没有的话可以用其他生物的奶代替,比如牛,羊,不过这种情况你觉得羊奶会不会更好。”
“……”我沉默了。
很不巧,我这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和奶有关任何的东西。
“生肉行吗……”我诚恳地提议,“你看他不是狼崽子吗?”
萝拉板起了脸,噢我最受不了她这个表情,一看到这个表情我就好像回到了在魔女学院那段天天对着古板老师的日子,“我必须严肃地警告你,这不符合逻辑,按照书上的知识,婴儿就该喝奶。”
在人类知识方面上我从来无法反驳萝拉,也许我还去找找蝙蝠奶,这个我养了一大群,总有那么几十只怀着孕的。
这时门响了,是来换药剂的村民。
来的正好。
“魔女大人,我想要一些退热药剂,你看这些……”
“你家有奶牛吗。”我打断了她。
十瓶退热药剂换来了一只健壮的大奶牛。
“魔女大人我保证这只牛产出的奶是全村最香的。”村民抱着药剂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
“萝拉,我们有奶了。”我牵着一头牛回来了。
“……”萝拉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阿沙兰。”
“嗯?”我摸了摸奶牛的牛头,真是一头性感的好牛啊。
“你会挤奶吗?”萝拉问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对不起我不会。
“……要不我们还是把它扔掉吧。”我第二次诚恳地提议。

结果萝拉还是让我把那个村民又找了回来,请他挤了满满一桶牛奶,这才放他回去。然后我们在牛奶的温度上又纠结了一段时间,小狼崽子都快饿背过去了。
解决了食物问题,又在萝拉的指导下给狼崽子安置了一个小窝,手忙脚乱的一天总算过去了,因为太晚了,萝拉干脆就在我家住了下来,这还是第一次有魔女在我家留宿。
月光从高高的天窗落下,狼崽子在我身旁发出均匀细弱地鼾声,属于人类的脸上覆盖着不属于人类的细密灰色绒毛,头顶的狼耳还时不时伴随着呼吸抖动。
“啧,你这么丑,就叫你小怪物好了,大名……莱特吧,和我姓,莱特·芭蒂那。”
“小怪物,要快点长大哦。”

【小番外】
几天后
“萝拉。”
“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我不希望你在我看书的时候打搅我。”
“小怪物和我抢肉吃。”
“???”
“而且他不喝奶了。”
“真知神在上,看来我的知识太贫乏了,还需要学习。”
“我现在去你那里拿本育儿手册。”

一个会爬的有狼族血统的,魔女们,你们确定它是刚出生的喝奶的婴儿吗。

魔女先生正太养成实况【二】

❤赶一下情人节的末班车

【四】
昨天接到了很多观众的来信,发现大家都对突然出现在魔女身边的孩子感兴趣,实际上我们也很感兴趣,所以今天我们特别就来做一个特别专访。
请问魔女先生,你为什么会收养一个孩子呢,据我们所知,魔女先生一直秉承着独身主义。
“无可奉告,话说你们烦不烦啊,天天过来,电视台已经这么闲了吗。”林宪明翘着二郎腿,脸上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不耐烦。
今天的魔女先生穿着一身红色的礼服,礼服从大腿处开始分叉,一大截白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摄影师这里是重点,给个特写),波浪似的裙摆上缀了一圈玫瑰,看起来是刚摘的,上面还带着些露水。
事实上今天是情人节,只有我比较闲……心突然有点痛。
咳,其实我昨天回去向电视台申请了一箱明太子,今天应该就能到了。
“这种事就要早点说啊,豚骨拉面买了吗。”这招果然有用,魔女先生的态度一下子就端正了,看来今天的采访,稳了。
……我回去再申请一下,所以魔女先生为什么会收养这个孩子呢?
“谁想要养这个小鬼啊,啧,还不是次郎带过来的麻烦。”
次郎先生也是……魔女?
“啊。魔女。男的。怎么了。有问题吗。”呜哇超凶的。
没有没有,您请继续。
“次郎突然把这个孩子带过来——”

回忆——
次郎:“林酱,这个孩子叫马场善治,父母是我的老主顾,上周遇到强大的魔物殉职了。我碰到他的时候他都两天没吃饭了,我看他实在是太可怜了,不如你养他吧。”
林宪明:“哈?你想养自己养啊。”
次郎:“我也想已经养啦~但是没办法,我已经有小美咲~嘛~林酱~拜托啦~下次买东西给你半价~”
林宪明:“我拒绝。”
次郎:“拜托了嘛~你看,这个孩子也很喜欢你的样子。”
林宪明:“???”
刚才还站在门口的小孩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林宪明身边,现在正抱着林宪明的腿往上他身上爬。
林宪明:“喂,小鬼,放手。”
林宪明拎着马场的衣服试图把他拽一下,可是马场死死地抱住他的腿,拽了半天就是拽不动。
马场:“林林。”
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林宪明不为所动:“放手,不然把你的手砍掉。”
马场放手了。
看来是一个各方面都很识相的孩子。
林宪明拎起马场,仔细一看这个孩子长的还挺俊秀的。
“     。”马场嘴唇动了动,好像说了些什么,声音太小林宪明没有听清。
出于好奇他凑近了一点马场。
“     。”还是没有听清。
于是他又凑近了一点。
一双小手拍上了林宪明的脸,紧接着嘴唇上传来温温凉凉的感觉。
他,一代魔女林宪明,西边森林的最强王者,被一个小孩子,占便宜了。
林宪明:“cnm次郎你把这个小兔崽子给我带走!!!!!!!”
空气中漂浮着几个大字。
“我看你和他相处的挺开心的就先走了,下次一起来我家玩啊~”
马场:“我和,林林,住。”
林宪明:“&$¥%/*#!+_※卍!!!!”

——回到现实
魔女先生?魔女先生?
“嗯?啊?!”林宪明回过神。
你怎么了,脸有点红。
“我没事!”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是吗?我刚才还以为是发烧呢,要注意身体啊。刚才说到次郎先生,接下来呢。
“他把这个麻烦鬼丢到这里就走了啊。”
就没了?!
“没了!没事就快回去!”脸上依旧很红的魔女先生又开始赶人了。
总而言之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了,根本就没有采访到什么猛料嘛,回去又要被台长骂了呜呜呜。
“记得我的拉面啊。”
再这样下去,这个月的房租还能不能交上啊。

【五】
倒霉的记者小哥走了。
小马场回来了。
抱着一大束玫瑰花。
小马场:“林林,花。”
林宪明:“你有完没完啊,今天第几束了。”
小马场:“林林不喜欢?”
林宪明:“喜欢是喜欢啦……可是太多了!”
小马场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放下玫瑰花又走了。
林宪明:“……他到底听不听得懂人话。”
小马场没过多久又回来了。
抱着一个大袋子。
林宪明:“你又带什么垃圾回来了。”
小马场把袋子递给林宪明。
林宪明:“嗯?巧克力?我不吃人类的食物很久了。”
小马场:“……林林不吃吗。”
小马场看起来快哭了。
林宪明:“好了,我会吃啦,毕竟我不喜欢浪费。”
林宪明随手挑了一个巧克力,剥开包装纸。
小马场:“林林!”
林宪明:“又怎么了,我这不是在吃吗。”
小马场:“情人节快乐!”
林宪明:“……”
小马场:“情人节快乐!”
林宪明:“……”
小马场:“情人节——”
林宪明:“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情人节快乐,你是白痴吗。”
最后这袋巧克力两个人一起吃掉了。
第二天林宪明牙疼了。
林宪明:“我讨厌情人节。”

【六】
马场住到林宪明家的第一个晚上。
林宪明:“哎小子,你的房间在这——????你爬到我的床上干什么!”
马场(拍床):“我和,林林,睡。”
林宪明:“滚犊子!赶快给我下来!”

最后还是一起睡了。
小马场(梦话):“嗯……林林……”
林宪明:“啊啊,吵死了,臭小鬼。”
虽然这样说,却还是动作轻柔地把马场伸出的手放回被窝。
大概这就是,口嫌体正直吧。

魔女先生正太养成实况

❤段子体
❤ooc是我的锅,我用它来产粮
❤梗很明显了,是很火的魔女集会没错

【一】
传言西边的森林里住着一个魔女。魔女林宪明。
传言魔女林宪明拥有着强大的法力,无懈可击的外表和……粗犷的声音。
传言说的都是对的,除了——
“哈?老子才不是女人呢!”现任魔女,性别男,兴趣为女装的林宪明先生如是说到。
对,就是这样。
魔女,是个男人。
【二】
明明是个男人,为什么要叫魔女呢?
“当然是因为叫魔女比较可爱啊。”现任魔女林宪明保持着极其不可爱的坐姿回答了我们的问题。
明明穿着短裙却还是两腿叉开,真是不雅啊。
来摄影师,我们把镜头往下移。
“杀了你哦。”摄影师被钉在了地上。
要申请新的摄影机了,摄影师也要,下次还是找一个体格健壮的吧。
【三】
新的摄影师算是找来了,体格健不健壮我不知道,因为我连他的面都没见过。
总而言之和大家打个招呼吧,榎田。
嗯……不愿意吗,算了,反正也没来现场,话说这真的不是偷拍吗,这个红蜘蛛摄影机。
……
没问题是吗,好的好的。让我们把镜头切给魔女先生,等等,在魔女身边的是!魔女之前带回来的小孩子!马场善治!
“林林,”头发乱糟糟的马场扯扯林宪明的衣角,“明太子。”
“烦死了你吃面包不可以吗。”林宪明看起来很不耐烦的样子,但是没有拽开马场的手。
“小孩子长期吃面包对身体不好!”
“你吃明太子就会好吗!话说这是欧洲我去哪里给你找明太子啊!”
“林林QAQ”马场一副要哭的样子。
魔女先生看起来很为难的样子,要怎么办呢!
嗯?榎田你说你在我包里放了明太子?还是福屋的?
什么?50欧?!
“哈?你这家伙有明太子对吧,有就快点拿出来啊!”林宪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了过来,剪辑等下慢速回放一遍给个特写。
等等这个不能给你!50欧……大哥你把刀先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最后还是被拿走了。
就当……花钱买命吧……

魔女与狼【1】

❤跟风玩梗

魔女。
世人好像是这样称呼我们的。
拥有神奇力量和奇特外表,不会衰老也不会死亡。
不属于正义也不属于邪恶,自由,强大,任性。
魔女——
——不,我们就是这样的存在。

拥有这种力量的副作用就是孤独,我们强大,却也数量稀少。没人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存在,甚至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这样说很奇怪,但是,这是事实。
更何况我们中的大多数都……嗯……怎么说呢,个性古怪吧。
比起抱团群居,我们更喜欢霸占一块地方,造一个小屋,过着不融入也不远离人群的生活。
大部分魔女都不爱离开自己的家,也不爱串门,但我们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名字,性别,地址。甚至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出现了新的魔女。
很神奇对不对。
尽管如此,孤独依然如附骨之蛆一般伴随着我。
不过不要紧,这仅仅是不足为提的副作用而已,我并不害怕——不如说,我享受孤独。

哦呀,实在是失礼了,说了这么多还没有做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阿沙兰·芭蒂娜,拥有生长和治愈力量的魔女,现在居住在静谧之森。虽然森林外面的人喜欢叫它魔女之森什么的,不过我不喜欢这样叫它——魔女之森太普遍了,每个国家都有至少三个魔女之森,而静谧之森是我的森林,只属于我的森林。
村里的人偶尔会拿些东西和我换药剂,还有些误入的探险者之类的。如果探险者们想要我的东西,我通常会提出一些和物品价值相等的要求,要求不会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努力一下就能做到的程度,不过就算这样依旧有无能的探险者拒绝。当然,什么也不带就来求药的也有,空手从我这里拿东西是不可能的,give and take,懒惰又愚蠢的人类永远不懂这个真理。

对他们永远不会懂。
就比如现在这个情况。
今天早上一觉起来,我像往常一样出门散步,推开门的时候,我敏感地感觉到门后有些异样——好像有什么重物堵在门口一样。
大概又是哪个村民放在我门口的感谢品吧。
我稍微加大手劲,慢慢推门,突然听到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我从刚刚推开的,刚刚够我一人通过的门缝里探出头,门口抵着一个箱子,不算大,但是很深,立起来应该到我的膝盖。箱子已经翻倒了,可能是我刚才推门的动作造成的。
……为什么会有人放箱子在别人家门口,装的什么,村里特产吗。
不,不对。
翻倒的箱子动了动,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里面有东西,还是活物。
猫?狗?蛇?魔物?
箱子的封盖动了动。
要出来了。我谨慎地缩回身子,只探出一双眼睛。
先是一只毛茸茸的爪子,然后另一只,接下来露出的是一双灰色的尖耳朵,藏在毛茸茸的灰色头发里,里面的生物终于出来了,它晃了晃头,看了一圈,接着转过头我,碧绿色的大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
这是个婴儿!还是狼族的混血!该死!我就知道这些愚自私贪婪卑鄙的人类永远只会索取!魔女就什么生物都能养吗!难道我这里是收留所吗!
我在心底用学过的所有恶毒词汇诅咒造成这个状况的人类,但是很快我就没有精神骂他了。
这个孩子在盯了我一阵之后,突然开始嚎啕大哭。
哦天哪森林神在上!!!谁来把他抱走!!!

追日(二)

❤深夜更新

❤谢谢那个用掉马甲逼我更新的小辣鸡(咬牙切齿)

欧阳在说出这句话之后,自己也觉得有些羞耻。人一旦感觉到了羞耻,羞耻感就会加倍袭来,所以欧阳立马怂了,怂的很彻底。

“不行就算了。”欧阳说着就要放下手。

果然现在让老高和别人大面积亲密接触还是太勉强了吧。欧阳想到之前说出口的“毕业测试”脸上就不禁有些发烫。

“好。”高述却在这个时候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复。

“诶?!”欧阳放到一半的手直接僵在半空。

高述快步向前两步拉近他和欧阳直接的距离,长臂一揽,伸手将欧阳紧紧抱住。没有一丝犹豫,仿佛这个动作被他排练过无数遍一般。

这个拥抱过于突然,连一开始发起提议的欧阳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甚至都没有看清高述抱住他之前的表情,只记得他说“好”的时候,高述的眼神,从未有过的坚定。

抱住他的人,手锁得那样紧——就像是走投无路的人拥抱着唯一的珍宝。

“老高?”欧阳觉得高述抱得太紧了,让他有些呼吸困难。

“嗯,”高述沙哑着声音说“别动。”

虽然看不到高述的表情,欧阳还是敏感地察觉到高述的声音和平常不太一样,好像在压抑着些什么,刻意压抑平静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声嘶力竭,好像下一秒就会嘶吼出来。

自从和高述认识以来,欧阳见过了各种各样的高述,冷漠的,脆弱的,温暖的。但是这样的高述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冷静又热烈,如果硬要比喻的话,现在的高述就像活火山,平静的山体中间,炙热的岩浆疯狂翻涌。

“欧阳。”高述低声叫着欧阳的名字。

“嗯?”这样的高述让欧阳觉得他急需关爱,连回应的声音都温柔了不少。

“我喜欢你。”

火山喷发了。

“......哈哈哈说这个干什么,我也挺喜欢你的啊。”

缺爱少年啊缺爱少年,欧阳心里这样想着,实际上已经开始有些慌了。

“我说的不是这种喜欢。”高述平静地补充。

“......老高你开玩笑的吧。”欧阳慌了,手抬了一下像是要推开高述。

“......”

“对啊,开玩笑的,”高述放开欧阳,“被吓到了吧。谁让你随随便便和别人打赌。”

“啊啊啊啊啊啊你都知道啊!太阴险了你!”欧阳后退一步,声音还有些颤抖。

“我猜的,”高述打开门,“不早了,去吃饭吧。”

欧阳站在原地平复了下自己惊魂未定的小心脏,一抬头就发现高述已经走了老远。

“诶等等我啊!”

欧阳小跑了一会才追上高述,气还没有平过来就开始关心晚上的伙食。

“我们晚上吃什么啊。”

“今晚吃火锅吧。”

“行啊。老样子,鸳鸯吧”

“不了,今天吃红锅。”

“你不是不能吃辣吗!”

“没事,今天想吃。”

“再说,也是最后一次了。”

“诶?”

前进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老高你什么意思啊!”

“我爸妈让我回家找工作。”

 

——欧阳的微信 ——

下午18:11

白日梦患者:你不信?

白日梦患者:那现在去抱他一下试试

白日梦患者:他肯定就和你表白了

天地無用:不可能

天地無用:老高是纯直男

天地無用:我现在就抱给你看

下午18:55

天地無用:......

天地無用:他真的表白了

下期预告:

欧阳一直以为高述毕业以后会留在这里,和他在同一个公司,连他租的出租屋都是和他一起看的两居室。

可是现在,高述说,他要回去。

“你真的要走?”

“我......没有办法。”

追日(一)

❤现欧同人,戏精宿舍全员出场预定

❤时间线在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不仅是男生宿舍,女生宿舍也会写到(如果我不弃坑的话)

❤CP大概是学婊X伟哥 本子X小白 现充X欧神,学人精和主席还没想好走向,欢迎提供脑洞(不打算凑CP)

❤OOC都是我的锅,我用它来产粮

大学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来自不同地方,有着不同习惯的人,经过同一场选拔,为了在同一个目标在一个小小房间相遇,碰撞摩擦,由此产生各种各样的缘。无论这种缘牵扯到的因果是好是坏,短暂而无忧无虑的四年过后,大家终究还是要各奔东西。

233宿舍也是这样。

四年过去了,张伟保持着学霸本色,找了家很难进的公司实习,实习期结束后立马收到录用通知,顺利在那家公司留了下来。

雷昊只进了一家普通的公司实习,在实习期间依旧秉承着人脉至上的理念,工作上却略显马虎,实习期结束后没有收到录用通知,现在正在艰难地找工作中。

欧阳在高述的的鞭策下取得了一份相当不错的成绩,大三也和高述在同一个五百强企业实习,一个星期前顺利收到了正式录用通知。只是四年过去了,欧阳的社交恐惧症还是没有好转,为了避免和不认识的人接触,欧阳拒绝了员工宿舍,在离公司近的地方找了一间出租屋。

高述与欧阳差不多,同样收到了正式录用的通知,只是与立马同意的欧阳不同,高述到现在都没有给公司回复,今天是回复的最后期限。

——哦对了,今天也是大四在校生在学校的最后一天,张伟在收到了录用通知后早早搬进了公司员工宿舍,雷昊现在还在外面和上届优秀学长联络感情,今天估计不回宿舍,现在233宿舍里只有欧阳还在打包行李,高述则在一旁等欧阳弄完。

“好嘞,这样就打包完了,明天早上卷起被子就能直接走了。”欧阳立起行李箱伸了个懒腰,T恤随着他的动作向上拉起,露出一小截白嫩的腰。

高述悄悄往后面挪动几步,扭开了脸。

“欸老高,我们晚上吃什么啊。”欧阳缓过劲后关心的第一件事就是吃饭。

“你.....”高述看着他欲言又止。

欧阳敏感地注意到高述的眼睛扫过了他的脸和手臂,欧阳低头一看,一闻T恤,又用手机当镜子一看自己的脸。

“我去,打包个东西还能把自己搞这么脏。”六月的天虽然还没有那么毒辣,动来动去还是会出不少汗,打包的时候还不觉得,停下来欧阳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汗,手上脸上也沾着不知从哪蹭来的灰。

欧阳看了看表,才六点,还早,于是决定先洗个澡。

“老高我先去洗个澡啊,你在这等我一会。”

高述简单应了,目送欧阳离开。

宿舍老旧的门吱呀着打开合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咔哒。”像是什么脆弱细长的东西被夹断的声音,在门合上的一瞬间,高述听见了。

不,不是门的声音。

门关上的声音是“砰”,窗外隐隐传来的蝉声是连绵不断的“吱——”,刚才欧阳出去的时候,高述感觉到有什么在他们之间的东西被绷紧切碎了。

降落未落的斜阳从没有拉拢的窗帘间挤进这个狭小的房间,小小的光束里纤细轻盈的灰尘在旋转——

灰尘。

高述冲过去拉上了窗帘。

就算拉上了又有什么用呢。高述问自己。灰尘这种东西,就算看不见还是存在。

就像父母一样。

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高述看了看手机,屏幕上刻板的黑体大字清楚显示着“母亲”两个大字。

“嗯,妈妈。”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嗯。”

“车票呢?”

“还没有,”高述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我......”

没等高述说完,电话对面的女人就迫不及待地打断了他,“没有就快去买啊,晚了就买不到票了,不行就妈妈帮你买。”

“不用了。”高述吐气,将刚刚鼓起的一丁点勇气一起从胸膛吐出。

“行,那妈妈在家里等你,啊,乖。”

电话被挂断了。

还是没能说出口啊。高述将手机重新放回口袋。

他就像好不容易挣扎到地上的穴居者,现在又将离开太阳回归地底。

他愿意吗?不,他不愿意。

那又能怎样呢,是他亲手一次又一次将机会放走的,只因为他的软弱。

软弱,自私又优柔寡断,高述深深厌恶着这样的自己。

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接着是钥匙插进锁孔的细碎响声,伴随着吱呀,门打开了

“我回来了!”欧阳站在门的后面,随着他的到来,阴暗的宿舍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就像黑夜迎来黎明。

“嗯,走吧,去吃饭。”高述走到桌边拿钱包。

“欸别急啊,”欧阳一反常态地拦住高述,“我们认识够久了吧。”

“嗯?怎么了。”

“你看我澡也洗了,衣服也换了,身上应该是挺干净的”

“嗯所以?”

“抱一个呗老高。”

“......”

高述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看着欧阳,想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而欧阳只是朝着高述张开双臂,目光真挚透明,仿佛有光芒闪烁。

“毕业测试。”